聞.文水

陳翰揚/採訪

意義,借由生命與時間醞釀,如同每杯咖啡從土壤及氣候粹取芬芳。文水藝文中心,或許就名字我們可以一眼看穿,但就其歷程、意義,我想我更期待它的未來。訪問蔡伯南先生,我們不只了解文水藝文中心,更深刻體認「熱愛」的熾熱傳承。或許,文水藝文中心真的是有生命的,透過每個藝術狂熱的悸動,不斷接棒著新的心跳、旅程。

——

蔡伯南以下簡稱—;編輯以下簡稱—

編:文水名字的起源?

蔡:文水這個名字是來自我爺爺。爺爺以前經營中藥行且酷愛二胡演奏,雖然我小時候從沒看過爺爺,但從家人常常提起以前在屏東的故事,也因此能得到許多線索。不過很有趣的是,雖然我爺爺的名字叫文生,但大家都叫他「阿水伯」,所以我們就起了「文水」這個名字來紀念我的爺爺,而同時「文水」這個名字也有我對傳承的期待,是溫暖且貼近的那種。

編:文水藝文中心的歷史及故事

蔡:文水的最最起源是我父親的出版社,但這間出版社只出版了一本書,沒錯就這麼一本─《台語辭典》。而這本著作純粹來自我父親對於音樂的喜愛,他想完成台語流行歌曲「用字」與「流傳」的想法,就這麼簡單。

《台語辭典》出版後,父親便開始裁譜,並記錄、修改台語歌辭用字,而我也一直看著父親一點一滴實踐自己的使命。在父親著手的第一年,我們在際遇下承租了文水的舊址(南京東路、新生北路交叉口),除了做出版社使用外,也租借、提供場地的音樂廳、辦畫展,開始了文水的新使命。

以前每當我問父親:「為什麼要做?我們也沒有音樂背景啊?」的時候,父親總是笑而不答。但隨著我妹妹對於古典樂的熱愛,還有我在藝術工作的投入後,我漸漸開始了解這個無法言喻但滿足的答案,並從父親手中接下文水,將我們世代的熱愛用文水延續下去。

編:文水藝文中心的意義及想賦予的價值

蔡:沒有絕對耶!藝術中心、藝文中心 、藝術場地…...等,我們聽到很多人對我們的第一印象。對我來說,我想的是如何讓音樂藝術與大眾生活結合,讓這裡成為大家想來交流的地方,而不是讓藝術曲高和寡的場所。從二十八歲我剛從日本回來時,這樣的想法就在我腦海裡惦記著,還記得那時候,每當跟同輩談起這樣的想法時,大家是很難有共鳴的,畢竟我不是古典音樂界出身朋友們也不是,他們只覺得像是有距離的理想。

每個世代都有其記憶及精華,我們該如何精緻但傳承給下個世代,這是無論流行或古典都需要面對的,其實這也不只音樂藝術,在各行各業這都會是我們必須面臨極思考的。

就剛開始接下文水,我也真的只是想經營好文水,想把家族的心血、工作接下並完成,但也在經營的過程我體會到了傳承與價值的意義,我想這也是文水出現的初衷。

編:文水藝文中心近期的計劃?

蔡:文水在舊址時,就會不定期計劃並支持學生開畫展。雖然現在因為場地的關係無法繼續這項計劃,但我們也會不定期邀請旅外的音樂家、學生們在暑假回來開音樂會,希望能讓場地的親切感吸引更多人,讓音樂藝術親近更多人且沒有距離,也能為音樂家們盡一點心力。

近期我們計劃親子系列的活動,希望透過音樂、繪本…...等藝術,帶孩子開啟「欣賞」大門,讓全家週末時間有更豐富的選擇。但無論親子節目或未來的計劃、轉變,很重要且不變的是─融入人群,這無疑是我對文水「傳承」希望及執著的地方。

編:創作與文水的記憶,對你雙方面的經營有什麼連結嗎?

蔡:對我而言,很難說出某首作品與生活的連結,那是一種累積及經驗的交織。創作是種孤獨的工作形式,與文水大量接觸人的性質差異甚大,但一路走來我卻發現,這兩者都是在創作,都是生活經驗的累積。

文水剛搬到現在的新址時,除了音樂廳外我還想著如何讓大家愛上另外一種輕鬆氛圍,讓餐廳與音樂廳有不同的「味道」,也因此我將JAZZ與咖啡融合,搭配空間裝潢創造出露西亞俄式風格咖啡廳。由於我妹妹很喜歡俄國菜,我們便著手研發俄國料理菜單,因此認識了國內俄羅斯的協會,在交流、指導過程也成為了難得的朋友。

創作時,一首一首的歌與不同的歌唱者認識;經營文水,一天一天經歷不同的人事物。對我來說,這兩者的角色都沒有改變我創作者的位置,或者說我以創作者的角度經營這兩個角色。

——

聞其聲不見其響,文水藝文中心一點一滴悄悄觸醒每個漣漪,而正當我們循著聲線望去時,我們已成為水紋的一緣乘向生活最柔軟的那方。若說文水是藝文的一角,我想那就像是冬日最最渴望窩一下午,撒滿溫度、景緻的一扇小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