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以瑜‧花之古典樂章一一乾燥花

台灣乾燥花教母:陳以瑜(傻大姊)老師談乾燥花裝置藝術

2004年經濟部文創產業視覺藝術獎

花兒的每是眾所皆知,不過再美的花也有凋謝的一天,今天的生活高手陳以瑜(傻大姊),可說是乾燥花藝的翹楚,她不僅能留住花朵最璀璨的一刻,還能將乾燥花染出千嬌百媚的俏模樣。

看到陳以瑜(傻大姊)黝黑的皮膚及粗糙的雙手,實在很難相信她曾經是個嬌滴滴的少奶奶。當年住有豪宅,出入有高級房車,根本不須為經濟問題煩憂。後來婚姻出了問題,跟先生數度談判離婚都因為他不讓陳以瑜帶走他們唯一的孩子而觸礁。前夫甚至願意給陳以瑜巨款,只要她答應孩子歸他,但孩子是陳以瑜(傻大姊)的命啊。有天夜裡她實在按捺不住,帶着孩子開車逃出家門,當時身上只有一些零錢,她說:「我唯一的財產就是孩子和那部車子。」

為了躲避婆家追蹤,她不敢投奔任何親友,當晚就睡在車上,第二天把車賣了,租了一個便宜的小房間落住。後來找到一個收入微薄的工作,由於工作關係接觸股票,在當年股市大好時也小賺一筆,但了解這終非長久之計,於是開始想做個小生意

一開始全無頭緒,每天在街上亂逛,考察各種店面,一度想經營製冰生意,但考量自己一介弱女子,扛不動厚重的冰塊只好作罷。一次偶然間去朋友的花店幫忙,看到每天賣不完的花枯萎后就被丟到垃圾桶,覺得很可惜。於是就試着把那些垂死的花作成乾燥花,再用一些創意做裝飾便成了漂亮的乾燥花飾品。結果銷路還不錯,就這樣誤打誤撞開始投入乾燥花事業。

向大自然取材

一開始陳以瑜(傻大姊)也向乾燥花材料的供貨商進貨,沒想到卻遭到同業與朋友排擠,阻撓她的進貨。但她沒被打敗,她想,大自然就是最可靠的材料供貨商,於是她每天上山去撿拾落葉、枯枝、樹根、殼果等,經過精心巧思,便化腐朽為神奇,變廢物為黃金。包括聖誕樹、畫框、燈飾、垂簾、屏風……個個都是這世上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也是她心目中的寶貝。雖然在烈日下工作,皮膚晒黑了,雙手被樹枝花葉磨得傷痕纍纍,但她終於真正脫離少奶奶的生涯,用自己的雙手賺錢,有說不出的滿足感與踏實感。

真正要展現乾燥花的美,需要內練的功力去營造的而不是仿間所認知的粉粉淡淡的色彩能替代的。

乾燥花真是大地給的禮物,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是她創作的泉源,雖然是無師自通,但也是經過許多嘗試錯誤的經驗累積,例如染色就是一門大學問,金色與銀色的漆料在不同素材上會產生不同效果,技巧高低絕對會影響作品品質。陳以瑜(傻大姊)自己研發出一種獨特的乾燥花染色技術,她自豪地說,連外國人進我的店,都驚訝台灣竟然有如此高水平的技術。

就這樣將不起眼的花花草草,染成各式各樣的顏色,居然賣出年營業額高達上千萬的好成績。不但擁有了自己的店面,也在陽明山上搭了一個工作坊,以便就近取材。在素材方面她喜歡開發葉類和有線條的藤、枝、蔓等,原本店裡牆面很多管線和稜角,但是經過她設計之後,不僅巧妙的遮蓋了這些缺憾,而且還讓整個房間變成了一件超級乾燥花藝術作品。她的創作理念是融合古典和現代的自然藝術,目前許多花店、櫥窗業、和室內設計都有陳以瑜的作品,而花、葉片、果實、樹支、藤、麥梗,在她不斷精進的染色技巧下,作品呈現出更豐富多元的風貌。四年前,她將這些自然素材和生活用品做連結,於是椰子殼時鐘 蘆葦吊燈 樟樹葉屏風…紛紛出籠。

不但畫框店來探尋合作,就連精品家具行,也請她為沙發和寢具做整體搭配。89年底,她還幫一家溫泉館做了一整套的空間規劃設計,在乾燥花的世界裡,陳以瑜(傻大姊)自由地演繹出無限的可能。